梦幻樱华

月歌深坑
布袋戲深坑
陰陽師深坑
本命新
副命淚
cp雜食(?)但最愛新淚♡
其實頭貼已說明一切www

嗯嗯既然有說到布袋戲,理所當然地也會想放一些有關布袋戲的東西呢
所以,若是不能接受者請不要追蹤,感謝♡

终于完成了啊啊啊
从七月初拖到八月中旬!!!

Gravity部分是选择以搭档下去排版
因为年少放在一起会变成互殴现象(不
所以最后决定以上下的方式下去排

再来是Procellarum
因为泪给我一种团宠的印象所以把他放中间
原本想把夜摆到阳的位子,但发现不适合所以就调换
原本是想把海放到准的上面(搭档缘故)但后来发现海的姿势也不适合,所以摆到最上面,结果就无意变成夜妈海爸在上面!!!

真的觉得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画风www

接着让我们看看各种命案(X)、互殴(?)及放闪现场!
其实也就是所谓的幕后w

叶月阳生日贺文

*寮私设#
*OOC
*文渣
*cp有黑年中、白组搭档、有些微隼夜
以上若能接受再往下看吧☆

 

 

 

夜晚,Procellarum的成员都聚集在阳台上,阳、郁和泪一起摆烤肉用品,海与夜主要负责烤肉,隼负责在旁边看。

阳:「所以,为什么我们要在今天、在这里烤肉啊?」

隼:「因为我想吃。」

见隼又说出任性的话语,阳的怒火不禁又酝酿起来,幸好夜实时打圆场。

夜:「阳,那个我还是有准备蛋糕的!所以就别生气了,吶?」

阳:「……唉,好吧。」

泪:「烤肉啊……好香。」

 

而令一方面。

 

驱:「恋,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?」

趁始不注意,驱小声问着。

恋:「嗯?」

闻言,恋闭眼嗅着空气中的味道。

恋:「是烤肉!」

驱:「真好啊,Procellarum。」

恋:「肚子饿了。」

驱:「就是啊。」

两人说完就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始,然而始不为所动甚至还准备使出铁爪功。

恋:「啊,肚子突然不饿了!赶快背英文吧!背英文……。」

驱:「没错没错!赶快来写功课吧!写功课……。」

春:「这是……?」

正在和黑田对峙的春,闻到烤肉的香味不禁分神。

而黑田把握机会立刻逃走。

春:「啊!站住!」

新:「葵~肚子饿了~」

新赖在沙发上对葵喊着。

葵:「刚刚不是才刚吃完晚餐和甜点吗?」

新:「烤肉的香味。」

葵:「原来如此,那就别闻吧。」

葵伸手捏住新的鼻子。

新:「要没气了、没气了……。」

葵:「欸?」不是可以用嘴吸气吗?

虽然葵这样想着,但手还是放开了。

新:「骗你的。」

葵:「真是……。」

于是黑年中打闹着。

 

再回来这方面。

 

夜:「这样就好了,生日快乐!」

阳:「谢啦~」

隼:「海,还没好吗?」

隼坐在一旁百般无聊问海。

海:「好了!给!」

隼:「谢谢~」

夜:「郁,给你。」

郁:「谢谢夜前辈!」

海:「泪,小心烫。」

泪:「嗯。」

夜:「今天是阳的生日,所以才特别允许烤肉!不然其实烤肉对身体有害。」

趁夜在说话,阳默默的把青椒挑走,但还是被夜发现了。

夜:「阳,青椒要吃!」

阳:「欸~饶了我吧……」

郁:「泪,这个你尝尝。」

泪:「啊……嗯,好吃。」

隼:「海,我渴了。」

海:「了解!」

隼看了夜一眼后拉起海的手。

隼:「走吧。」

海:「欸?你也要去?」

泪:「郁君,去看看吧。」

郁:「等等,泪……。」

阳:「夜不去吗?」

夜走到栏杆前,双手交叉放在栏杆上,仰望星空。

夜:「阳。」

阳:「嗯?」

阳走到夜身旁,侧身靠着栏杆,他看着夜的侧脸等待夜要说的话。

夜看了看皎洁的月亮再转头看看阳的脸庞,想到接下来要说的话,脸庞情不自禁的红到耳根。

阳看着因脸红而低头的夜,好奇他要对自己说什么,虽然有些像告白的场景但阳认为夜不会说出那样的话,所以断然否定。

夜抬头再次看着阳,脸上红潮已退去一些眼眸中也似乎下了什么决心。

夜:「接下来也请多多指教!」

说罢,夜伸出手。

阳不明所以的握上。

阳:「嗯?喔,请多指教!」

两人相视而笑,然而这美好气氛却维持不了多久。

隼:「夜~」

夜:「隼桑!?」

隼突然出现在夜的背后并双手环住他的颈项。

而夜理所当然的被吓到。

阳:「喂隼!快从夜身上离开!」

海:「郁,帮我拿一下!」

郁:「海桑?」

海将茶端给郁后急忙冲向隼,而郁也在海冲向隼后才明白海为何要将茶端给自己。

从头看到尾的泪脸上不禁露出笑容。

而郁也像是被传染似的,也露出了笑容。


2017/7/31 12:28am

─ ─ ─

寮的方面一开是参照月pro,因为之前有人po了一些角色跑出房间的图,不是在大厅而是在左边凸出去的地方,所以推测那边是阳台#

一开始想的是生日的前几天隼趁另外四人不在时调戏夜,然后要夜对阳说出一些对夜而言羞耻的话语
说是给阳惊喜
无从选择的夜只能答应
然后是隼拉走海之后就躲在门后看着阳夜两人,而海去弄茶
泪也跟隼一起看着,郁去看海需要什么帮忙
海弄好红茶后却发现远处白白物体似乎在调戏某人,于是海赶紧把红茶端给郁,郁看了海奔去的方面才明白海把茶端给自己的用意

黑组方面
驱恋一开始只是小声议论
后来才扩大音量故意说给始听,目的是抱着一丝能吃到烤肉的希望
春和黑田就不说了w他们老样子ww
葵是背对新洗碗而新是躺在沙发上,听到新说的话之后放下最后一个盘子走到沙发靠背,手肘方在靠背上双手撑颊笑着看新,之后伸手捏了他的鼻子,之后两人就打闹起来www

题外,可略w
感觉这次写得有些微进步,在阳夜独处的场面#
今天看了某些剧情,在脑袋自动转换月歌后差点又跌入新坑##
挺虐的w

最后感谢各位看完
下台一鞠躬(X

除個草#

這個靈感是由網友突然跟我講述B-pro音遊還傳一堆圖而產生wwww
一開始只是覺得西裝很棒,然後突然想到月歌#
於是這兩張圖就誕生了(#

p1是最一開始的作品,連脖子一起修,但因為覺得違和所以就修了p2w
因為感覺是出在脖子的問題,所以p2那張就只有修臉……結果感覺更違和!!(#
然後因為只有修臉所以黑色圈圈就沒修上去……(突然忘記叫什麼#

原本是想把西裝上的胸針換成雪花,但因為畫風不同所以放棄#
至於為什麼是隼……一開始看番的時候就覺得這個角色的外型很像隼,所以就P了隼www
不然其實隼應該是比較適合白西裝#

p3是原圖#

圖片部分大致這樣。
近期坑了新葵文,雖然看起來像葵新(。
還有一個大坑從七月初拖到現在,希望自己起碼能在開學前填完坑#

日常向的小短文(?
*崩角
*文渣
*OOC
*主新淚,但好像也有其他cp的傾向www
*強制收尾##
以上若能接受再往下看吧☆

那是在一次出外景所發生的事,當時郁有一場很重要的比賽所以沒有參加。
黑月大開著車、月城奏坐在副駕駛座、海為了防止隼去騷擾始,所以他坐在隼的旁邊。
他們的後面坐著春和陽,而他們的後面則是正在補眠的始,始的後面坐著看風景的驅和痛苦背著英文的戀。
車子右側,月城奏的後面坐著夜和葵,兩人興致高昂的的討論著晚餐與餐後甜點。他們的後面是坐新和淚。

月城:「今天晚餐有口福了呢。」

黑月:「是啊,畢竟兩人的廚藝都很好,真是期待。」

海:『剛剛還在吵鬧的隼現在怎麼安靜下來了?』

春:『多拍幾張國王的睡顏傳給隼吧~』

隼表示想把始的睡顏表框。
陽愉悅的滑手機看妹子的照片。

戀:「驅……。」

驅:「加油,我的精神與你同在!」

葵:「晚餐要做什麼?」

夜:「我想做咖哩飯,還有……。」

淚正打著簡訊的訊息,看樣子是想替郁加油。
此時車子穿過隧道,陽光刺眼的照在淚身上和手機上。
淚瞇眼適應光線,手按離開簡訊畫面試圖調整手機亮度,然而還沒調好亮度淚就感覺到光線暗下。
他轉頭看著窗簾眨眼,似在思考。
接著他看向新。

淚:「謝謝。」

新:「不會。」

夜:「那餐後甜點要做什麼?」

淚:「布丁!」

新:「草莓牛奶!」

葵:「新,那不算甜點……而且你今天喝太多了!」

新:「葵~」

新發出趨近撒嬌的聲音,葵如往常般立刻妥協。

過了一段時間,淚不知不覺靠在新的手臂睡著。
新為了讓淚睡比較舒服而調整姿勢,無意間新碰觸淚的手臂,指尖傳來的冰涼讓新借了外套披在淚身上。

新:『這樣,就不會冷了吧?』

新邊想邊調整好姿勢讓淚好睡。
不知是感染淚的睡意還是自身本就疲倦,不久後也跟著睡去。

到了晚上。

葵:「大家,可以吃晚餐了!」

陽:「我來幫忙端吧。」

夜:「謝謝。」

驅:「我來幫忙擺餐具!」

戀:「我也幫忙!」

餐後甜點也做的差不多之後,洗完澡的年長們才陸續就坐。
兩位經紀人也很難得的坐在一起。

「我開動了!」

眾人說完後,飯桌上就立刻鬧哄哄。

始:「戀,英文背好了嗎?」

戀:「啊……。」

驅:「這個好好吃,還有這個、這個、這個!」

淚:「……。」

淚起身想要夾菜,然而想要吃的菜離自己太遠,就算起身也夾不到。
坐在淚身旁的新,立刻起身夾菜給淚。

淚:「謝謝。」

新:「不用客氣。」

葵:「新也多吃一點。」

新:「是是,王子殿下~」

葵:「新真是的……」

隼:「我也想幫始夾菜~」

始:「不用了。」

陽:「夜做的咖哩真是好吃!」

夜:「陽也毫不遜色的。」

夜臉上微紅,靦腆笑著。

黑月大:「好吃!真是太好吃了!」

月城奏:「是啊,好久沒吃了,有種懷念的感覺。」

飯後。

葵:「月城桑明天就要走了嗎?」

夜:「黑月桑好像也是?」

月城奏:「是的。」

黑月大:「明天就不能吃到好吃的料理了……。」

月城奏:「該滿足了。」

黑月大:「是是,就算不能吃到也該打起精神工作!」

葵:「不如我們也早起做早餐吧。」

夜:「好啊。」

月城奏:「等等,你們不用這麼做的。」

葵:「沒關係,月城桑平時也幫我們許多,這點小事不算什麼。」

新:「那明天的早餐我要吃草莓牛奶!」

戀:「那不算早餐吧!」

淚:「布丁。」

陽:「淚,那算甜點……。」

─完─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分隔☆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當初的靈感是由新幫淚拉窗簾這幕,後來延伸出蓋外套和夾飯菜。

至於為什麼是這兩人……

畢竟我本來就是吃這對cp嘛wwww

既然沒人產量當然要自給自足wwww


2017/3/31 5:11pm

Sing Together Forever ─ 淚視角

*文渣
*ooc
*非cp
*腦洞(O
*舊文(O
郁視角連結
*大致這樣,若能接受請再往下看,謝謝




海:「郁,這是你的搭檔––淚。」

郁:「你好,請多指教!」

海:「淚,這位是你的搭檔––郁。」

淚:「……。」


那是我和他相遇後的故事。

印象中的郁很積極、有元氣、很照顧我,不管我如何不回應郁,他卻還是很溫柔的照顧我。

郁:「淚,早上好!」

淚:「……。」躲到海身後。

郁:「淚,肚子餓了嗎?這個給你吧!」

淚:「……。」內心其實有些抗拒,但最後還是吃了。

郁:「好厲害啊,淚。沒想到這個地方可以改成這樣!」

淚:「……嗯。」

郁:「淚……不安嗎?沒關係的,有我在!」

淚:「……。」……謝謝。

郁:「淚,要是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說,說不定我能幫上忙。」

淚:「嗯。」

郁:「淚,該起床了。淚?啊……海因為出外景所以比較早出門。」

淚:「……為什麼?」為什麼是你叫我起床而不是海?

郁:「啊……海因為要出外景所以比較早出門。」


一開始只要海在,淚就會躲到他身後,但漸漸的他有了小小的改變,不再躲在海身後。

直到那天……。

那天我們和海一起出門買東西。

海:「抱歉,淚……你明明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……。」

淚:「沒關係,我也想幫上海的忙……。」

郁:「淚,那個很重吧?我幫你拿?」

淚:「不用了……。」


一如往常的我避開了郁的視線。

眼角餘光看到了郁似乎暗自下了什麼決心。


海的車子在馬路對面,快要變紅燈了,必須快點過去才行……。

咦?那是哥哥嗎……?


海:「淚–––快點過來,要紅燈了。」

淚:「啊,好。」


我抱著剛買的東西跑向海,但耳邊卻聽到了喇叭聲。

我下意識的轉頭看,卻發現車子近在眼前。

那刻,時間彷彿靜止了。


郁:「淚!」


郁……?



……



郁:「痛……淚,還好嗎?有沒有受傷?」


再次回神,看到的是那雙擔憂我的眼睛。

對不起……。


淚:「……笨蛋!要是一個不小心你就會重傷或死掉啊!」


我的身體顫抖著。

對不起,總是讓你擔憂了。

對不起,總是迴避你。

對不起。


郁:「淚……沒事的,有我在。而且,我怎麼可能放任自己的搭檔不管呢?」


郁抱住我,似乎想讓我安心吧。

而我的身體也在郁的安撫下逐漸停止顫抖。


淚:「……謝謝,郁。」


謝謝。

那是我第一次對他展露笑顏。


海:「郁、淚,你們沒事吧?」

郁、淚:「沒事!」



在那之後……。



隼:「那個司機,讓他被車撞一百次都不夠呢。」

海:「隼,冷靜點啊!」


夜:「他們沒事真是太好了。」

陽:「但是,我果然還是想揍司機一頓啊。」

夜:「陽!」


郁:「大家,要不要玩真心話大冒險?」

淚:「真心話大冒險?」

隼:「那是什麼?感覺好像很有趣~」


……


郁:「淚,真心話?大冒險?」

淚:「冒險。」

郁:「好!那你之後要叫我郁君!」

淚:「嗯,郁君。」

 


背中を向けてばかりの僕を


優しく見守ってくれたから


小さな夢も 不安さえも そう分かち合える


夜の帳 幾度となく 僕らは越えて


手をとりあい明日へと歩いて行く



─完─


2017/4/22 10:26pm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所謂分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
類似感想的東東(?

七月快過了我還沒想好八月生日文!!!!(題外了啊喂#

以這篇文來說,最詭異的地方大概就是淚一次就被叫醒……

但其實郁是有叫淚很多次他才起床的!!只是我把內容簡化成一次叫醒www(被打#

郁其實只有擦傷、破皮、微流血,所以基本上是沒有大礙,只是淚看了會心疼w

然後,後面的日文是歌詞


以歌為靈感的文其實還有另一個,但世界觀設的不太好所以不打算放

而且是虐的(。


Sing Together Forever ─ 郁視角

*文渣
*ooc
*非cp
*腦洞(O
*舊文(O
淚視角連結
*大致這樣,若能接受請再往下看,謝謝♡




海:「郁,這是你的搭檔––淚。」

郁:「你好,請多指教!」

海:「淚,這位是你的搭檔––郁。」

淚:「……。」


那是我和他相遇後的故事。

印象中的淚不太喜歡說話、超級戒備我,感覺被討厭了……但還是努力的想要和淚好好相處!
除此之外,淚音樂方面很強能輕鬆的找到音準,聲音也很有穿透力。

郁:「淚,早上好!」

郁:「淚,肚子餓了嗎?這個給你吧!」

郁:「好厲害啊,淚。沒想到這個地方可以改成這樣!」

郁:「淚……不安嗎?沒關係的,有我在!」

郁:「淚,要是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說,說不定我能幫上忙。」

郁:「淚,該起床了。淚?啊……海因為出外景所以比較早出門。」

一開始只要海在,淚就會躲到他身後,但漸漸的他有了小小的改變,不再躲在海身後。
雖然還是會避開我的視線,但我會繼續努力和淚好好相處的!


直到那天……。
那天我們和海一起出門買東西。

海:「抱歉,淚……你明明不太喜歡人多的地方……。」

淚:「沒關係,我也想幫上海的忙……。」

郁:「淚,那個很重吧?我幫你拿?」

淚:「不用了……。」

一如往常的避開我的視線,不過和海卻是可以好好對話呢。那麼,我一定要再加把勁才行!

郁:「……淚?」

我回頭看著站在馬路上的淚,但他卻看著別處,似乎很驚訝。

海:「淚──快點過來,要紅燈了。」

海朝淚喊著,淚才回神。

淚:「啊,好。」

淚抱著剛剛買的東西小跑步的跑來,但不遠處卻有一輛超速的車子朝淚疾駛而去……。

郁:「淚!」

……


郁:「痛……淚,還好嗎?有沒有受傷?」

還來不及思考,身體就已經衝出,接著抱住淚滾到一旁的車道,慶幸的是車道剛好沒有來車。

淚愣愣的看著我,他的淚水逐漸爬滿眼眶最後滑落雙頰。

淚:「……笨蛋!要是一個不小心你就會重傷或死掉啊!」

我抱住他顫抖的身軀,想要讓他安心。

郁:「淚……沒事的,有我在。而且,我怎麼可能放任自己的搭檔不管呢?」

或許是聽到我的話吧,顫抖逐漸停下。

淚:「……謝謝,郁。」

那是他第一次對我展露笑顏。

海:「郁、淚,你們沒事吧?」

郁、淚:「沒事!」


在那之後……。


隼:「那個司機,讓他被車撞一百次都不夠呢。」

海:「隼,冷靜點啊!」

 

夜:「他們沒事真是太好了。」

陽:「但是,我果然還是想揍司機一頓啊。」

夜:「陽!」


郁:「大家,要不要玩真心話大冒險?」

淚:「真心話大冒險?」

隼:「那是什麼?感覺好像很有趣~」

……


郁:「淚,真心話?大冒險?」

郁:「冒險。」

郁:「好!那你之後要叫我郁君!」

郁:「嗯,郁君。」
 

小さな夢も 不安さえも そう分かち合える

始まったばかりのストーリー

歌に変えて綴るのさ

夜の帳 幾度となく 僕らは越えて

手をとりあい明日へと歩いて行く
 

 

 

─完─

2017/4/8 12:28pm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所謂分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
類似感想的東東(?

這次的靈感是由 Sing Together Forever 這首歌而來。

大概是每次聽這首歌都被閃的不要不要吧。www(X

個人認為這個靈感是不錯的!!

但一下筆就毀於一旦了……。

畢竟本人是個文渣。qq

由於是舊文所以改天會放個淚視角。

偽·序章二
*以乙女遊戲為主的架設觀(?
*雖然是以乙女遊戲為主,但還是多少偏向寫文
*OOC,但仍然有些官設
*時間是出道前
*文筆依舊爛
*關於廢話及圖的感想(?)會在留言內(#



升上二年級的暑假,我因為諸多原因所以到處打工。

「這樣就行啦!」

我將裝著酒的提箱從車上卸下,其實我對自己的力氣還是有點自信的,雖然還是比不過男生。

「再來就是抬進去……。」

???:「我來幫忙抬吧。」

我抬頭看著眼前人,他是與我同期進來打工的師走驅。

「謝謝。」

師走驅:「不用客氣的!」

打工結束後我奔向下一個工作場地,然而途中卻突然下起大雨。
找到遮蔽處的我估計雨勢一時半會兒不會停,附近也沒商店能買雨具。
正當我有些焦急時,路人將傘遞給我。

???:「傘給你吧。」

「那你呢?」我接過傘。

???:「我跑回去。」

「等……。」

他笑了一下後就跑走了,他的年紀年紀看起來比我小但卻能如此察言觀色,真是厲害。想當年我在那個年紀也還只是天、真、浪、漫的小孩呢。

感慨的同時,不經意的看了一眼手錶才發覺自己快遲到了,連忙撐傘跑去。
雖然還是有淋雨但也只有少部分,也是因為有傘的關係才能避免全濕。



之後開學也有段時間了。



哈啊。昨天不小心熬太晚,現在好想睡……。
嗯?前面那個人是……?

「前面那位同學!咖啡色頭髮的同學!跑步很快的同學!」

???:「叫我嗎?」

「對,就是你。你還記得我嗎?暑假在雨中避雨然後你給我傘。」

???:「嗯……啊!想起來了!」

「太好了!看你的樣子似乎是學弟,明天我還你傘,你的班級?」

神無月郁:「一年十班,神無月郁!」

「好,如果你不在我會請同學放在你的位子上。」

神無月郁:「謝謝學姐!」

「不用客氣的,那我走了。」

剛剛好像有瞥到熟悉的黃色頭髮……在哪裡呢?啊,找到了!

「驅!」

師走驅:「嗯?……是你!」

「好久不見!」

自從開學後,我的打工量逐漸減少,也因此幾乎沒看到驅。

???:「驅桑,她……這位學姐是誰啊?」

師走驅:「他是和我同期打工的人,沒想到會是學姐!」

師走驅:「學姐,他是我的朋友ㄧ如月戀。」

如月戀:「叫我戀就可以了!」



放學後。



我和他們約好一起走,因為早上聊的很歡。
正要走去他們教室的途中聽到了鋼琴聲而被吸引過去。

琴聲很優美,但卻是哀傷的旋律呢。

我蹲著從窗戶偷看,他的神色似乎很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中。
他有著墨綠色的頭髮,手臂上有些微的瘀青和ok繃。

彈鋼琴的人不是應該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手嗎?

師走驅:「學姐,你在看什麼?」

「噓------小聲。」

如月戀:「啊,我知道他。」

「他是誰?」

如月戀:「他是一年六班的水無月淚,成績平平但音樂方面非常突出,被班上孤立……」

師走驅:「沒人跟他話嗎?」

如月戀:「聽說有人試過了,但淚完全不理他。」

「那他手臂上的傷……?」

如月戀:「這我就不知道了,不過應該不會是同學弄的。」

師走驅:「為什麼?」

如月戀:「因為他的母親是鋼琴家、父視是指揮家,兩人分別是活躍世界級的知名音樂世家。所以我認為那些傷不是同學……」

音樂嘎然而止,一曲終了。

「我們快走!」

我們全程都用氣音說話,所以我認為不至於被發現。

水無月淚:「……。」

但我不知的事,在我們離開後水無月淚看著我們蹲的地方。



(待續)



2017/7/19 6:27pm

懷錶

*朋友出的題目,用懷錶連結兩個人的故事
*因為題目是懷錶,所以手錶部分表達不明顯
*BL(男男)
*男主們沒有名字!!(#
*我是個小文渣_(:3 」∠ )_
*大致這樣,若能接受請再往下看,謝謝♡

隨身帶懷錶的我遇上喜歡戴手錶的他。

「噗哧,現在哪有人帶懷錶啊?現在都戴手錶,懷錶已經是老古董了。」
「你真是奇怪的人。」
他笑著說。

『我並不覺得懷錶是老古董,我們那邊還有很多人買、還有很多人在用呢。』

雖然這樣告訴他,但他卻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我。

『下次,帶你到我那邊看看。』
我認真的對他說。

陌生的城市、陌生卻又熟悉的物品、冷漠的人、熱情的人、陌生又熟悉的歌、陌生的法律以及陌生卻又溫柔的他。

莫名的,我開始與他同居生活。
莫名的,我的腦袋都是他的容顏。
莫名的,我喜歡看他害羞的樣子。
我似乎,喜歡他了。並且,與他相處的越久,對他的感情漸深。

「你真的不換成手錶嗎?」

『對。』

「為什麼那麼堅持?」

『這是我母親的遺物,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使用它。
它就好像母親一直陪伴在我身旁。』
我垂眸,撫摸著懷錶。

「抱歉,我不知道……。」

沒關係,我早已釋懷。
我摸了摸他的頭,安慰他。
不意外的,他又露出不滿的神情。
真是可愛啊。

「最近手錶的速度變慢了……。」

『要換掉了嗎?』

時間過得飛快,我也早已習慣這裡的生活。

「嗯……但還是捨不得啊。不然換一樣款式的吧!」

他說了這句話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。

我喜歡你

這是他在有意識前傳給我的訊息,雖然當下很開心但也參雜不安。
最後,事實證實了這不安。

心彷彿被撕裂。
我無聲的看著逐漸蒼白的容顏、我無聲的觸碰漸漸失去溫度的身體。
我沉默的把他帶回家。

我還沒對你告白,你怎麼就走了呢?
我還沒實現我們的約定你怎麼就走了呢?
我還沒跟你成為戀人,你怎麼就走了呢?
我還沒跟你結婚,你怎麼就走了呢?
我還沒……親口告訴你……我愛你……你怎麼、怎麼就走了。

『你知道嗎?在我那邊的家鄉有傳言,如果將雙方最喜歡或最珍視的物品當作定情之物交換的話,下輩子就會在一起喔。』

我拿出懷錶,讓他帶著。
我脫下他的手錶,戴到自己手上。
我撫摸他的臉頰、吻上失溫的唇。

『我愛你。』

幾日後。

「啊!」
尖叫聲響徹屋子。
「警察!快叫警察!」
屋外屋內所有聲音混雜在一起。

隔日有個報導。
大致說,有人在屋內發現兩個男的屍體。
一個疑似自殺,一個已死亡多時,經由醫院表示他是遭遇車禍而死。

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因為是臨時想地所以沒有很完整,詳細設定(?)就放這了。

不符合現實,慎入。

男主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來的,因為那是已經有懷錶的世界,所以我認為應該也會有車有音樂有法律,只是沒像手(現)錶(在)的世界這麼先進。

而男主遇到的人(受方),憑著從出身以來就非常準確的直覺,確定男主不會傷害自己所以就帶他回家,也從與他的對話猜出男主是穿越來的。

受方是獨居,家裡有很多手錶的收藏品,但他最愛的還是帶在身上那隻錶。因為那是他的弟弟用第一次拿到的薪水買給他的生日禮物。

受方和弟弟自小相依為命,但他覺得也該讓弟弟獨立所以搬出去住。


大致上就這樣了,想到還會再補。(被打


想要表達出玉傾歡仙女的氣質,因為當時看到這張背景立刻就想到他w
他是我的本命♡(性別來說#
希望不要做壞他#

其實原本不是想用這個姿勢的歡歡,是因為原來想用的圖解析度不夠,才用了這張
很久沒做布袋戲了,希望有好好表達出我想要的感覺(*´∀`*)

這是一個奇怪的靈感#(?
靈感是新在拍一番賞特企,突然直覺地有人在看他,於是直覺地伸出手#
「要進來嗎?」
這麼說著#

背景則是用月野樂園的圖,新也是從遊戲擷取的,所以衣服某部分的顏色才會不太一樣

而我們的視角,就很像是他的頭靠在玻璃上,邀請...進入那邊的世界###

...喔這靈感##
總感覺羞恥###

總之,再度回坑了呢www
只是之前沒做過玻璃碎掉#
所以這也算是第一次嘗試#

感謝赦兔子給建議♡
雖然他看不到www